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小伙9个月抓3000娃娃曾交4000“学费”

时间:2017-10-24 12:36| 发布者: 木木| 来自: 未知

原题目:小伙9个月抓3000娃娃 曾交4000“学费”

 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:这是胡博十几分钟的“战利品”

 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闪

  在商场大厅或小店门前,摆个玩具娃娃机,成为不少商家揽人气的妙招之一。当然,顾客抓胜利的几率往往并不高。然而,武汉有个90后男生胡博,在9个月内竟成功夹走约3000个玩具娃娃,光卖玩具娃娃都赚了1万多元,有些老板后来看到都怕了,央求他以后少光顾。

  胡博还将自己夹娃娃的过程在网上直播,并将满屋子玩具娃娃的照片发在网上,众多网友看到后崇敬不已,奉他为“夹娃娃大神”。网络上备受追捧的他,前日接收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却真诚忠告网友,夹娃娃只是娱乐,请大家千万别上瘾,假如不适度,花钱会如流水。

  交了4000元“学费”

  曾向卖家套取诀窍

  胡博今年24岁,家在黄陂,目前在光谷一家快消品企业做区域经理。今年1月,胡博跟朋友来到光谷世界城逛街,看到朋友抓娃娃玩具,认为挺有意思,也想尝尝本领。可他持续投了三次币,就是抓不上来。后来在别的机器又试了屡次,才稀里糊涂地抓起来一个。虽有点误打误撞,却激发了胡博的兴趣。

  不外,开始当真抓后,胡博发现成功的概率真实太低了,投十次币,能抓到一个玩具娃娃已算不错。这么玩下去,只能是烧钱。

  胡博回家后有点不情愿,上网搜寻一些玩家发的帖子,学习经验教程,学习怎么抓玩具娃娃,然后再跑到娃娃机前训练,但技能进步得并不快。

  还有谁知道抓娃娃的套路呢?天然是卖娃娃机的商家。胡博就在淘宝上装作买家,向卖家询问原理,果然获取了一些“秘密”,好比抓机的爪子松紧力度、娃娃摆放的位置等都会影响抓取成功率。还有哪些是喂币型机器,哪些是技术型机器,这些都有讲究。“依据娃娃的大小、样子和摆放位置,找准娃娃的重心。重心就是受力点,细长的娃娃要抓脖子,有手有脚的要抓腋下……”胡博说,技能一看就懂,可他去实际操作时,还是交了不少学费。第一个月,他消费近4000元,只抓了不到200个小娃娃,损失惨重。

  抓娃娃成功率大增

  租住屋里放不下了

  让胡博欣喜的是,这种“烧钱”的节奏没过多久就结束了。一个月后,他的技巧日益上进,抓到玩具娃娃的成功率大增。不管是大娃娃仍是小娃娃,也不论是哪个商场的娃娃机,胡博所到之处必有斩获,甚至基本上没有他夹不起来的娃娃。每到一处,几乎一抓就是几十个,有几次简直把娃娃机都清空了,引起众人围观。

  此外,他还参加一个玩家群,里面有不少资深玩家,大家在里面交换哪里的娃娃好抓。光谷、江汉路、楚河汉街等江城各大商圈,都留下了他抓玩具娃娃的身影。

  有一次,胡博在光谷商圈共抓了三大袋子共70个小玩具娃娃,拖着往外走找车托运时,商场工作职员还以为他是摆放娃娃的。还有一次,胡博一口吻抓了35个大娃娃,心疼不已的老板娘跟他说好话,说他这么抓小店承受不起。胡博也识趣,后来再去时只带着一个袋子,抓满就走。

  抓来的娃娃越来越多,起初胡博把它们放在自己和朋友的合租房内,可房子总共才70平方米,到了今年5月房间里已经放不下了,就只好放客厅里。到了7月,他不得不找朋友帮忙,把娃娃存放在朋友家客厅,可一个月后,朋友家也放不下了。胡博就租了一辆面包车,装了满满一车送回黄陂老家,亲戚朋友送了一圈也没送完。隔了一个月,他又送了一车回家,看到这么多娃娃,妈妈忍不住劝他不要再抓了,家里也没处放了。

  玩具娃娃卖了万余元

  被称为“夹娃娃大神”

  平时,胡博常把娃娃送给朋友,可朋友也不好心思多拿。今年8月,有朋友主动找胡博买娃娃。胡博心想,自己抓娃娃前后投入2万元,干嘛不卖出去回本?于是,他在朋友圈发信息,大娃娃售价30元至80元不等,小娃娃6元至15元。由于比市价低不少,买的人还真不少。

  有时,他到了一个处所夹娃娃,先拍段小视频发在群里,朋友看上哪个娃娃,他再夹出来卖出去,他自嘲是“订单式服务”。胡博或许算了下,本人至今卖出去的娃娃有700多个,差不多卖了一万五六千元,算上家里寄存的娃娃,根本上没有赔本。

  各种样式的娃娃,深受女生喜爱。凭着夹娃娃的高明技巧,胡博也被不少女生追捧,常有女生主动找他增添微信挚友,向他讨教夹娃娃的窍门。今年5月,胡博还在斗鱼平台上做了一次夹娃娃的直播,被网友奉为“夹娃娃大神”。

  婉拒网友传技要求

  忠告读者切莫沉迷

  前日,在光谷世界城负一楼,楚天都市报记者亲眼观摩了胡博夹娃娃的“神技”。

  在记者的拍摄下,胡博可能有些紧张,连续几回都没有成功。他不好意思地说,现在他夹起一个娃娃均匀需要3至5次,并没有大家想的那样一抓一个准儿。一番调整后,胡博恢复到了正常水准,三次就成功抓到了两个娃娃,短短一刻钟,他就抓起了11个娃娃。

  最初几个月,胡博天天都要去夹一次娃娃,那时他夹上了瘾。从9月家里放不下娃娃开端,他的热忱减退了不少,去的次数大大减少了。

  胡博告知记者,最近,不少网友在网上看到他夹娃娃的照片,赞叹他是高手的同时,希望他建一个群,教大家怎么夹娃娃,都被他谢绝了。胡博说,夹娃娃只是个娱乐游戏,只能当做一个小业余爱好,但是很轻易上瘾。身边有几个朋友投入伟大,所有工资收入都投进去了,但夹到的娃娃寥寥无几,一些网友也给他私信说,每天都要去,想戒又戒不掉。“前几个月,我夹娃娃也上了瘾,现在只是偶然娱乐一下。如果不适可而止,花钱如流水,一天就要几百元,一个月下来,没有几万元下不来,希望大家千万不要沉迷其中。”胡博说,他想通过本报,恳切忠告一些夹娃娃的喜好者。